首页 >> 最新文章

中国农民工子弟在城市与乡村的夹缝里挣扎峨眉山

文章来源:中塑娱乐网  |  2019-10-09

中国的农民工子弟,是从上世纪90年代初陆续出现的。在此之前,由于政策的限制,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工还很少。

1995年以后,尤其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进城农民以每年1.2千万的速度递增,且逐渐由单身进城向家庭化方向转变,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开始突出,超过半数的农民工子女在父母的两难选择下最终成为大时代的“孤儿”。

就是为了让孩子更好的读书

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一代农民大都接受过基础教育,多数读过初中,也有一些是高中文化水平。他们中,有不少人在家乡属于综合素质较高,观念也比较开放的一群。正因为此,他们深知教育的重要性。

加之在计划生育政策下,独生子女和两个孩子的家庭结构成为普遍情况。这一代人在教育方面需要负担的孩子相对减少,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孩子自己有能力读书,父母都愿全力支持。

据调查,至少有1/3的农民工之所以外出打工,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更好地读书。一位农民工骄傲地告诉记者,他老家邻居的三个孩子都因为读不起书辍学了,而他的孩子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事实上,虽然这样解决了孩子的学费,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因为他们的离家,也使自己的孩子产生了包括教育在内的一系列新问题。一些农民工试图把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教育。而城市又为他们的子女留下了多少空间呢?整个9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城市的中小学没有为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农民工子女留出任何空间。以北京为例,一方面是每年撤消三四百所生源不足的公立小学,另一方面仍对数以10万计的打工子弟紧闭大门。在这种情况下,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些在家乡有教师背景的进城务工人员,开始在打工者聚居的城乡结合部兴办所谓的“简易学校”,就是后来所称“打工子弟”学校。这些极其简陋的学校吸收了一多半的打工子弟。

1998年,北京市公立中小学开始有条件地向打工子弟开放,同时要求在家乡有监护条件的孩子必须回乡接受义务教育,并由公安机关保障执行。

2002年9月起,北京市颁布政策,要求各中小学接纳适龄流动人口子女,并将他们在公办中小学的借读收费,分别降低到每学期500元和200元。

2003年9月,国家颁布政策,提出要对社会力量所办的农民工子女学校加强扶持和管理,并令进城务工农民流出地政府禁止在办理转学和返回原籍就学手续时收取任何费用。

2004年,全国各地开始重视农民工子女读书难的问题。

怎么选择都是挣扎

政策层面的障碍看似不存在了,然而,在实际操作中依然问题多多。在城里的公办学校中,借读费虽然减少了,但学校平时的各种变相收费还是令低收入的农民工望而却步。因此,虽然公立学校敞开了大门,许多人仍选择在条件差却收费低的打工子弟学校读书。这类学校的最大问题是教学质量低。

在一所打工子弟学校,有位班上的学习尖子回到原籍后,因为跟不上课只能留级,家长见状纷纷把自己的孩子送回老家上学。

即使经济条件稍好,能够留在城市公办小学借读的打工家庭,在孩子从小学升入初中时,也会面临两难选择。因为城市与农村当地的教材、教育方法和理念均有不同,城市读书的孩子回到农村立刻表现出应试能力低的特点。按照国家现行规定,考生必须回原籍参加高考,而高考取分各地不一,如果一直在北京上学又没有北京户口,在高考时就面临非常大的风险。为保险起见,许多父母只好让孩子初中就回乡就读。

孩子回了家,就能上好学吗?留守孩子遭遇的各种问题,总让城里的父母牵肠挂肚。一位农民工曾在1997年为了三个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放弃了在城里的工作,回到家乡重新种田。但是仅仅一年之后,就花光了前两年打工积攒的钱,因没有别的收入无法支付孩子的学费,只好再出来打工,这次他带上了上初二的大女儿,大女儿从此辍学。

城里还是乡村?怎么选择都是挣扎。就这样,大部分农民工的子女有时在城里有时在农村就学,他们的9年义务教育,就这样在城乡的摆动间断断续续进行。

增城定做工装

韶关T恤订制

云浮工作服厂家

防腐服厂

友情链接